以流动红旗方式向服务质量优秀企业再度出让

2021-01-03 17:21

增加出租车数量,某种程度上的确加大出租车司机的竞争压力。而对乘客来说,增加数量毕竟是一大利好。

作为城市客运管理者,邹振也认为,目前南京的出租车数量是以“平峰时段”需求配置的,而打车需求存在“峰谷差”,“仅靠增加出租车数量,无法从根本上解决‘打车难’问题。”

缓解“打车难”,还得从根上想办法。北京交通大学经济管理学院教授赵坚认为,下决心采用有力的交通需求管理措施,增加拥有和使用小汽车的成本,公平地分配路权,增加公共交通和自行车出行比重,大力发展大容量的公共交通,这样才能从根本上缓解城市交通拥堵状况。

南京严查“叫车软件”加价服务

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副局长吴红兵说,新增出租车,“在亚青会前将到位一批,大部分用作大会的交通保障,9月初陆续进入市场运营。今年四季度,全市将再推出一批。市交通部门会密切关注出租车营运指标,适时调整,进一步缓解市民‘打车难’。”

晚高峰时段,在路边一眼望去,没有一辆空的士,“苦等一小时打不到车”这样的痛苦经历并非个别。打车难,已成为一种“城市病”。昨日,南京市出租汽车发展领导小组办公室宣布,今年南京将以服务质量招投标的方式,新增1600辆出租汽车。

家住南京奥体的准妈妈王芳,上班在龙江,每天打车就是她的“痛”。江东路施工,出租车都不愿意走,有的司机说:“要不是可怜你大肚子,根本不会停车。”她认为,如果车多了,司机压力大了,“车子没办法‘挑肥拣瘦’,打车就应该容易一些。”

通过手机叫车软件打车,成为不少都市人新宠。随之而生的加价叫车软件悄然兴起,乘客可以选择5元、10元乃至更高价格叫车,而由此产生的租乘纠纷不断。5月12日,南京客管部门对此正式回应,将严查叫车软件加价服务。

出门前先打开手机软件,自动定位功能显示出你周边的出租车,然后按下叫车键,手机就会自动帮你联系上出租车司机,实现了轻松叫车,也提高了出租车司机的运行效率。而叫车软件新近开发的一个功能却引发广泛争议。记者进入一款叫车软件,在“加价费”一栏可以选择不同的金额。打5元,没有回应;打10元,依然没有回应,直到增至20元后终于有了回应。这意味着,在正常打车费之外,叫车将要多付20元“小费”。

对于加价行为,一些乘客表示,时间宝贵,“给点小费就能优先叫到车,值得”。也有人认为,本来不用多花一分钱就能打到车,现在这样干,一些司机就是坐地起价、变相拒载。还有人担心,叫车软件可能会为“黑车”运行提供便利,因为软件无法确认出租车司机身份,只要有智能手机的都能安装。

吴师傅开了15年出租车。他对增加车辆显得“火大”:“这几年,通了好几条地铁,以前好拉的长活拉不到了,收入肯定受影响。总是讲‘打不到车’,因为城里到处修路,一个起步价走一小时,出租车司机都不愿意往城里跑,晚高峰时候宁可空车在城外兜,也不进城。车子都不进城,市区当然不好打车了——就算车再多,大家不愿意进城来,还不是打不到!”

加量,破解“打车难”一剂良药?

据悉,将于本周开始的出租车招标将继续执行出租汽车有偿使用费和出租汽车企业服务质量挂钩政策。值得注意的是,此次出租车扩容首设“流动红旗”,以出租车公司服务质量为衡量标准,经营权限期届满后,无条件收回,以“流动红旗”方式向服务质量优秀企业再度出让。

南京拥有市域经营权的出租车,目前为9132辆(从业人员1.7万)。万把辆车,听上去数量不算少,毕竟大部分市民还是依靠公交、地铁等公共交通工具出行。但随着城市规模扩大,居民生活水平的稳步提升,出门打车的人越来越多。据统计,目前南京市出租车里程利用率已超过65%的“警戒线”。南京市交通运输局客管处处长邹振告诉记者,“交通部门的调查统计发现,高峰期间市区出租车利用率达90%,几乎无空车可打。此次新增出租车的经营范围为‘南京市行政区域’,经营权限为5年。”他还告诉记者,交通部门调查统计发现,高峰期间,南京市区出租车利用率达到90%,几乎无空车可打——增加车辆,势在必行。

那么,车多了,就一定好打的?

南京客管部门明确,软件“加价叫车”业务意味着变相议价,可能引发出租车行业“议价”现象,搅乱客运市场价格秩序。对此,南京客管将严查叫车软件加价服务。

南京年内新增1600辆出租车

中国政法大学法学院副教授王建勋分析,与乘坐其它公共交通工具不同,“有太多的因素影响着人们‘是否打车’的行为选择,而且,这个需求总是处于不断的波动之中。”比如,某天天气不好,打车者就可能激增;再比如,对很多旅游城市来说,旅游旺季需要的出租车数量,就远远多于旅游淡季。中国城市公共交通协会副理事长兰荣坦言,“打车难”是城市化进程太快带来的必然结果,出租车不是基本公共交通工具,它是不可能满足所有人的出行需求的。